信息网_www.liudongdong.cc

信息网 > 洛阳 > 正文

光鲜后沉沦:金融科技需要新出口

网络整理 2021-07-20 18:14

(原标题:光鲜后沉沦:金融科技需要新出口)

当蚂蚁金服、京东数科的上市被叫停之后,金融科技的发展走进到了新的寒冬期。它们用实践再一次向我们证明,所谓的金融变革不是披着科技外衣的概念游戏,而是需要真正意义上的改变。同时,我们还需要看到的是,所谓的金融再进化,不是简单意义上的“金融”与“科技”两种元素的简单相加,而是需要更多新的内涵与意义。

如果金融科技不是“金融”与“科技”两种元素的简单相加,那么,它的真正内涵与意义是什么呢?笔者认为,金融科技应当是更多意义上的“金融”与“科技”的深度融合。在这个过程当中,不仅“科技”有了新的变化,“金融”同样需要新的变化。只有“金融”与“科技”两种元素协同进化之后,真正意义上的金融科技时代才能真正来临。

在实际运行过程当中,“金融”与“科技”两种元素并未真正发生实质性的改变,金融依然是那个金融,科技依然是那个科技。如果一定要找到“金融”与“科技”的改变的话,那么,“金融”的内在元素丰富了,“科技”外延拓展了,或许是人们最为真切感受到的。然而,正是这些人们真实感受到的改变,却再一次败给了现实,蚂蚁金服、京东数科的上市中止告诉我们,这些改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金融科技,金融科技应当有新的注解。

光鲜过后,金融科技需要嬗变

互联网金融时代的落幕,并未打消人们参与金融的热情,特别是那些存活下来的科技玩家们,他们开始将越来越多的目光聚焦在用科技的手段来解决金融行业的困境和难题的问题上。金融科技便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诞生的。无论是为了躲避互联网金融监管,还是看到了金融科技的内在潜能,越来越多的玩家开始将发展目光聚焦在金融科技身上。

一个以金融科技为主导的新发展时代开始来临。有了互联网金融的前车之鉴,玩家们开始抛弃主打金融的做法,开始将更多地关注点聚焦在科技身上,试图通过科技的外衣来抵消互联网金融监管带来的风险。以阿里、腾讯、京东为代表的头部玩家更是如此,蚂蚁金服、京东数科便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诞生而来的。

在巨头和资本的加持之下,金融科技经历了一段风光无限的发展阶段。在这个阶段,金融科技如同互联网金融一样,被巨头青睐,被资本加持,俨然一副舍我其谁的状态。然而,尽管金融科技躲过了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但是,金融行业自身的发展要求它不得不做出新的改变,才能获得更加长远的发展。特别是以蚂蚁金服、京东数科为代表的头部企业的上市被叫停,更是向我们展示了这一点——金融科技需要嬗变。

首先,“金融”与“科技”需要深度融合,而非简单相加。尽管金融科技的玩家们一直都在强调科技对于金融的改造,对于金融效率的提升,对于金融痛点的改变,但是,他们绕了一个大圈依然还是回归到金融本身的现实告诉我们,所谓的金融科技依然是一个金融的买卖,科技对于它的改造微乎其微。如果一定要找到科技对于金融的改造的话,或许,科技在其中仅仅只是扮演了一个更快、更简单地获取用户和流量的角色。

深究这一现象,我们不难发现,玩家们口中所说的“金融科技”其实与互联网金融之间并无两样,在某些时候,所谓的金融科技仅仅只是的互联网金融的代名词而已,声称以B端为改造对象的金融科技,到最后,依然沦为了以C端为主要目标对象的存在。玩家们之所以会加持金融科技的概念,最为根本的原因依然是为了获得足够多的流量而已,金融本身的改变少之又少。

如果金融科技仅仅只是停留于此的话,它的改变仅仅只是一个浅显的、不痛不痒的过程,所谓的金融科技便彻底沦为了披着科技的外衣,继续从事金融的买卖。事实上,金融行业不需要这种简单的相加,而是更加需要的是“金融”与“科技”两种元素的深度融合。只有深度融合,只有“金融”与“科技”两种元素发生了嬗变,金融科技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金融科技,否则,所谓的金融科技就仅仅只是互联网金融的代名词。

其次,金融需要被赋予新的内涵与意义。笔者始终认为,衡量金融科技是否足够创新的关键要素在于金融行业本身是否业已发生了深度且全面的改变。从金融科技的发展情况来看,它的这一功能和作用显然并没有得到完全彻底的发挥,在很多时候,金融的内涵与意义依然还是传统的和原始的,金融还是那个金融,一切都未发生实质性的改变。

可能有人会说,金融科技通过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手段提升了金融行业的运行效率,但是,我们同样要看到的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新技术发挥的最大的功能和作用是工具性的,而不是主体性的作用。当金融科技仅仅只是变成了一个用科技的工具来提升金融行业运行效率的过程,而不是一个改变金融的形态和意义的过程的话,所谓的金融科技或许仅仅只是一个虚假的概念而已。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金融科技的最大的功能和作用在于它可以给金融赋予新的内涵和意义。通过这种新的内涵和意义来拓展金融的发展机会,通过这种新的内涵和意义来打开新的发展模式,通过这种新的内涵和意义来开启金融新纪元,经历了这个阶段的发展之后,金融便不再是那个金融,而是变成了一个有着新内涵和新意义的存在。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那些司空见惯的金融产品和服务,都将会被更新的,更多元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所取代。

再次,科技的角色需要被重新定位。无论是在互联网金融时代,还是在金融科技时代,我们都会发现一个非常直接和明显的现象,即科技在其中所承担的作用都是改造和赋能的角色。换句话说,所谓的科技更多地承担的是一种工具的角色,而不是主体的角色。如果仅仅只是以工具的角色来看待科技的时候,“金融”与“科技”是无法实现深度且全面地融合的。

当金融科技的发展进入到新阶段,特别是经历了扯科技大旗,行金融之实的发展阶段之后,人们开始越来越多地意识到科技需要成为主角,而不是配角。从表面上来看,将科技从配角扶正成为主角,可能会让金融科技的发展失去重心,甚至还将会让金融科技失去意义。

当产业互联网时代来临,特别是当数字化成为新的发展潮流和趋势的大背景下,这种担忧正在被一点一点地改变。原因在于,在这个阶段,金融产业的数字化让金融本身已经脱胎换骨,它的发展已经不再仅仅只是依据传统的功能和作用发生,而是更多地开始从新的角度来实现。金融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功能和属性,而是开始更多地与数字化联系在一起,而数字化,其实就是一个科技化的过程,所以,金融本身就是在科技化。同时,科技本身一样在经历一场数字化的嬗变。于是,“金融”与“科技”两种元素在数字化上找到了契合点,甚至可以真正融为一体。因此,我们需要对科技进行重新定位,才能让金融科技的发展进入到全新的发展阶段。

这是金融科技经历了光鲜的发展之后依然会陷入到困境的根本原因。站在新的变局之下,金融科技更加需要的是一场深度且全面的嬗变,只有经历了这样一场嬗变之后,金融科技的发展才能真正脱胎换骨,只有经历了这样一场嬗变之后,金融科技的发展才能真正有所突破,最终跳出互联网金融的怪圈。

沉沦之下,金融科技的出口在哪?

对于金融科技来讲,当下正在经历的无疑是一场沉沦。在这样一场沉沦当中,所有人都在反思,并且开始在思考金融科技的出口和方向。庆幸的是,现在正在发生的这场以数字化为主导的新浪潮开始给金融科技找到新的出口和方向,由此,一场有关金融科技的新发展开始拉开序幕。

数字化,金融科技的新战场。笔者始终认为,数字化是真正让“金融”和“科技”两种元素实现深度融合和嬗变的突破口。借助数字化的手段,原本在互联网金融时代和金融科技时代都无法完成的“金融”与“科技”两种元素深度融合的目标都可以实现。

通过数字化的手段,金融行业的表达方式、运行机制都将发生一场深度的改变,在这场改变的背后,衍生出来的是新的金融产品和服务。这些新的产品和服务都是以数字化为注脚的。原因在于,金融的数字化并不仅仅只是金融数字化,它所联通的实体产业都在发生一次深度而又全面的数字化,只有经历了这样一个阶段的数字化之后,金融的功能和属性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

同时,科技也在经历一个数字化的过程。互联网行业自然不必说,就连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都在以数字化为根本,只有经历了这样一个数字化的阶段之后,科技才能真正脱胎换骨,才能更好地与实体经济融合。因此,无论是从金融的角度,还是从科技的角度,数字化都将会是金融科技的新战场。

普惠,金融科技的终极归宿。何为普惠?笔者理解的普惠,其实就是一个让金融回归到实体经济,回归大众的过程。于是,有人会问,难道现在的金融不够普惠吗?是的,现在的金融的确不够普惠,现在的金融仅仅只是充当的是金融的角色,而仅仅只是充当金融的角色,金融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普惠的。因此,普惠,并不仅仅只是依靠金融属性所能达到的,必然需要不断拓展金融的功能和属性,才能让普惠达成。

所谓的普惠不是一个尽可能多地将金融与用户深度联系的过程,更是一个收割流量的过程,而是一个让金融更好地回归自身,更好地发挥“毛细血管”的功能和作用的过程。普惠不是一个流量层面的概念,而是一个功能和角色层面的改变。只有不断地拓展和丰富金融的功能和属性,只有不断地将金融下沉到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场景当中,普惠,才能真正实现。

因此,如果我们需要寻找金融科技的终极归宿的话,普惠,无疑是一个关键点。不幸的是,现在很多人所理解的普惠还仅仅只是停留在流量的层面,而没有跳出流量,将普惠的内涵进行拓展。未来,只有真正用新的内涵和意义来充实普惠的概念,金融科技才能有新的未来。

新场景,金融科技的新战场。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强调让金融回归实体。这并没有错。但是,我们需要的明白的是,实体仅仅只是金融的一个场景而已,除了实体之外,金融的应用场景还有很多很多。笔者认为,如果我们要为金融科技的发展找寻新的出口的话,新场景,无疑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重要方面。

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新场景,终极逻辑是新的需求。这里的新需求包含产业层面的新需求和消费层面的新需求两个方面。上一个阶段的金融科技之所以会陷入到死胡同,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玩家们并未意识到新场景的出现,更没有真正把握好新场景之下出现的新需求,于是,金融科技在很多时候,依然是在满足传统和原始的需求。很显然,这种发展思路必然会将金融科技的发展带入到死胡同里。

当我们寻找金融科技的新出口时,正确地认识并看待新的场景,并且挖掘其在新场景当中之下衍生而来的新需求,才是保证金融科技的发展可以获得突破的根本原因所在。如果仅仅只是简单地用金融科技去满足传统和原始的需求,而不去考虑新场景的出现,所谓的金融科技依然会陷入到新的死胡同里。

正如互联网金融一样,金融科技经历了一段相当快速的发展阶段。在这个发展阶段之后,金融科技的发展开始陷入困顿。从本质上来看,这是由于金融科技并未真正发生嬗变所导致的。鉴于此,找寻金融科技嬗变的新出口,并以此来开启金融科技的新进化,才是金融科技的未来和方向。

作者:孟永辉,资深撰稿人,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行业研究专家,战略咨询顾问。长期专注行业研究,累计发表财经科技文章超400万字。支持保留作者来源的分享,转载请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孟永辉 发表,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Tags:[db:TAG标签](91937)

转载请标注:信息网——光鲜后沉沦:金融科技需要新出口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