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网_www.liudongdong.cc

信息网 > 平顶山 > 正文

《我的祖国》缘何风靡全国

网络整理 2020-08-10 23:58

【环球网报道见习记者鲍宇雁】“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这首印刻在几代人脑海中旋律,每每响起,便会让人回忆起电影《上甘岭》,这是我国第一部表现抗美援朝的经典影片,它取材于著名的上甘岭战役。在上甘岭战役中,中国人民志愿军誓死坚守阵地,打退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数十次疯狂进攻,共毙伤俘敌2.5万余人,为中朝军队的大反攻赢得了时间,并使整个朝鲜战场的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美帝侵略者由于看不到胜利的希望,被迫重新坐下来谈判,最终在停战协定上签了字。

影片《上甘岭》以艺术的手法再现了坚守上甘岭阵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在连长张忠发的率领下,与敌人浴血奋战的故事。1956年,随着这部电影的摄制和放映,插曲《我的祖国》风靡全中国。

让电影停摆的插曲

一首动听的电影歌曲就是一部电影的符号,纵使岁月更迭流转,纵使人们对电影的记忆已经模糊,但只要熟悉的旋律响起,所有的细节都将被一一唤醒。《我的祖国》便是这样一首歌曲。

1956年夏天,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电影《上甘岭》,已经拍摄完成。尽管影片杀青了,可导演沙蒙的心中,却一点也不轻松。在创作之初,他特意交代,影片中某个特定场景需要插曲,而今电影的戏份已经拍摄完,插曲却仍然悬而未决,整个剧组因此停机待命,为什么这首歌曲占据了这么重要的位置呢?

1955年,适逢抗美援朝战争胜利两周年,毛泽东主席曾表示,整场抗美援朝战争中,最能体现中国人民志愿军英勇不屈精神的,就是上甘岭战役,希望能搬上荧幕。擅长军事体裁片拍摄的长春电影制片厂承担了这一光荣任务,并立即组成了由沙蒙、林杉任导演,林杉、曹欣、沙蒙、肖矛负责剧本写作的创作班子。班子组建起来后,沙蒙便率摄制组赶往朝鲜,开启了长达八个月的实地考察。

在仔细研读了收集的数十万字的材料后,沙蒙决定突破传统战争片的气势宏大的全景式思维模式,将影片的视点放在上甘岭战役中一条普通的坑道和参与战斗的其中一个连队上,采用“以小见大”手法来展现我志愿军战士视死如归的英雄主义精神。

为此,沙蒙特意以志愿军女战士王清珍为原型,设计了一个场景。志愿军王清珍是朝鲜战场上许许多多的女护士中的一员,仅她一人,就护理了二十多位伤员,她每天定时给伤员打针换药、洗绷带查脉搏,甚至帮助伤员大小便。尽管工作繁重,她的脸上却总是笑意盈盈,有时为了缓解战争带来的压抑氛围,会唱起陕北民歌《南泥湾》和《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影片中的护士王兰,就是在这烽烟四起的坑道中,用歌声鼓舞志愿军战士,然而就是这首插曲,直到电影所有戏份拍摄完毕,导演沙蒙依然没有头绪。

正在沙蒙一筹莫展之时,他想到了自己在延安时的老战友,作曲家刘炽。刘炽是新中国第一批优秀的作曲家,有着“旋律之王”的称号。1939年4月,刘炽考入了延安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成为冼星海的学生,从此开始学习音乐作曲,毕业后,怀揣着高涨的创作热情的刘炽佳作不断,从他手中诞生了《让我们荡起双桨》、歌剧《白毛女》、电影《英雄儿女》插曲《英雄赞歌》……几乎每首作品都家喻户晓。

情急之下,沙蒙与林杉等几个同事费了几个晚上写了一首名为《我的祖国》的歌词,原文是:“祖国啊,我的母亲!您的儿女,离开了您温暖的怀抱,战斗在朝鲜战场上。在我们的身后,有强大的祖国……”刘炽在拿到歌词后,却连连摇头说“:这首歌词意思虽然不错,但没有韵律,不但谱难写,而且即便写了,也难于流行。我看这样吧,歌词我请乔羽来写。”

还唱一条大河波浪宽

1956年,词作家乔羽正在江西准备撰写《红孩子》的电影剧本。大约在夏秋之交的一天,他接到长春电影制片厂的电报,要他火速到长春为《上甘岭》写一首歌。收到电报时,乔羽正在创作,他本想婉拒,可沙蒙导演的电报一封接一封,字字真切,最后一封电报上,沙蒙一连使用了三个“切”字,就这样,乔羽坐上了赶往长春的火车。

多年后,乔羽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起当年的场景,他曾问到导演沙蒙希望这首歌是什么样,沙蒙说到:“这首歌要是能写成这样就好了:就是电影已经被人忘记了,但这首歌仍然在群众中传唱。”

乔羽回到:“沙蒙同志,你也太会讲话了,这大概是不可能的,我很有压力。”而很显然,现在的我们已经知道,这一“不可能”完成的要求,已经付诸实现。

Tags:深圳(118)新闻门户(54)深圳新闻(54)深圳社区(54)深圳论坛(54)我说深圳事(54)王(58)

转载请标注:信息网——《我的祖国》缘何风靡全国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